<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9個月沒見面的雙胞胎兄弟倆在高原駐訓地“偶遇”了……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曉東 郭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07-13 03:50

      “偶遇”高原上

      ■本期觀察 張曉東 郭 靳

      樊鵬飛(右四)、樊程飛(左四)與戰友合影。照片由本人提供

      高原正午,太陽炙烤著無垠荒漠,陣陣狂風裹挾著細沙飛向空中。

      西部戰區空軍某部,一支分隊在此執行駐訓任務。一雙雙犀利的“鷹眼”,警惕地凝視著湛藍的天空。

      分隊干事樊鵬飛怎么也沒想到,竟然能在高原駐訓地“偶遇”自己在陸軍某旅服役的雙胞胎弟弟——樊程飛。

      那天晚飯后,樊鵬飛像往常一樣帶隊巡邏。距離他們營地不遠,駐扎著陸軍一支剛上高原的部隊。巡邏途中,兩支隊伍的官兵不期而遇。

      當時,陸軍上士王偉力和兩名戰友正在營地附近巡邏?!罢嫫媪?!”看到正在帶隊的樊鵬飛,他們先是一愣,又細細端詳了幾秒。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覷對視了一下?;腥婚g,王偉力向樊鵬飛敬了一個軍禮,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說:“您跟我們連長長得太像了,差點認錯人?!?/p>

      兄弟二人每年都有高原駐訓任務,他們經常半開玩笑地說:“說不定,咱倆能在駐訓點見上一面?!睆娜ツ晷菁僦两?,兄弟倆已經9個月沒見面了。

      “我們是兄弟,當兵到部隊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人生選擇?!狈i飛說,兄弟二人來自山西,從小聽著家鄉“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典故長大,兩人打小就是“軍事迷”。

      2011年,高考結束填報志愿,學習成績優異的兄弟倆,不約而同地選擇“參軍報國”。有心人,天不負。哥哥樊鵬飛考上了湖南大學國防生,弟弟樊程飛則考上了國防科技大學。

      2015年軍校畢業,樊程飛瞞著哥哥遞交“戍邊申請”,樊鵬飛則報考空軍工程大學研究生。3年后,哥哥樊鵬飛在研究生畢業時,也選擇了條件艱苦的邊防單位。

      “從軍校畢業5年了,我和弟弟見面的日子,一只手就能掰扯過來?!狈i飛坦言,穿上這身軍裝,才真正懂得軍人的選擇,從來都是“小我”服從“大我”。

      到了部隊,兄弟二人每隔半個月通一次電話,有時還會約定時間與家人“多人視頻”。分居三地的一家人,如今已習慣了這樣的隔空團聚。

      去年10月,弟弟樊程飛正在休假歸隊途中,因天氣原因,他所乘航班臨時降落在哥哥樊鵬飛所在部隊駐地。得知消息,樊鵬飛立馬請假“飛奔”機場,兄弟倆在候機大廳匆忙見面。隨后,他們一個踏上歸隊旅途,另一個又回到崗位堅守……

      話說此時高原“偶遇”,得知弟弟樊程飛“果真在駐訓地”,哥哥樊鵬飛第二天就向帶隊領導請假,前往友鄰陸軍某旅營區“探親”。

      高原天氣說變就變。剛才還是晴空萬里,這會就山風呼嘯,飄落雪花。此時,樊程飛正帶領官兵打地釘、挖壕溝、扎帳篷??匆娛煜さ纳碛?,樊鵬飛快步上前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

      兄弟見面,彼此都很激動。樊鵬飛已在高原駐守半個多月,他向樊程飛介紹高原駐訓地的相關情況;樊程飛得知,哥哥樊鵬飛去年上高原時曾出現嚴重高原反應,再三叮囑哥哥保重身體……

      經領導批準,當日晚飯哥哥樊鵬飛專門邀請弟弟樊程飛到自家營地,兄弟倆一起吃了頓簡單而溫馨的“團圓飯”,還在戰友協助下拍了一張合影。

      這次相聚只有短短幾十分鐘,手足情深的兄弟二人,幾乎來不及說上幾句知心話。然而,這次相聚,對他倆來說卻很有意義——因為,這是他們在各自戰位上的一次難得的“偶遇”。

      性格沉穩的樊鵬飛,經常對弟弟樊程飛說:“好男兒當報國,咱倆都要好好干,不能給爹媽丟臉?!毕嗑圻^后,他們又將奔赴各自戰位。正因為“戰位需要”這個樸素道理,兄弟倆的道別極為簡單。

      翌日拂曉,雨停雪霽。弟弟樊程飛跟隨部隊啟程開赴另一駐訓點。哥哥樊鵬飛站在帳篷外,默默向著遠方的“鋼鐵長龍”敬上一個標準的軍禮。

      目送戰車漸行漸遠,樊鵬飛在帳篷外站了許久。這位年輕軍官知道,遠方的戰車里,弟弟樊程飛正端坐其間,目光炯炯地凝視著遠方……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