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我是一名女排長,這些可愛的人是我的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8-04 09:47

      一起摸爬滾打 一起快樂成長

      ■劉鄭伊

      小時候,父親帶我走過邊防遼闊的草原,看過連綿的雪山和蒼茫的戈壁,觸摸過邊關的界碑。

      父親拉著我的小手在界碑上凹進去的字跡里一筆一畫地寫過:中國,1997。那時,我并不明白“邊關”是什么意思,只覺得穿軍裝的人,都是我的親人。

      很多年后,在讀軍校時,那座與我同齡的界碑反復出現在夢境中,仿佛是對我的召喚。畢業時,一個紅手印,一件行囊,我便踏上了去往邊防的路。

      我懷著一腔熱血來到邊防,想要“干出一番大事業”。但這個邊防似乎和我兒時的記憶不太一樣。訓練時西北的寒風吹得我眼淚直流,漫天的黃沙研磨著我的迷彩服,也不斷沖擊著我的夢想。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一個女排長,能在這里做些什么?該做些什么?

      在迷茫和浮躁中,一群女兵闖入了我的生活:邊防團首批女兵到來,我是女兵們的排長。

      新兵們第一次當兵,我第一次當排長,我們共同迎來了軍旅生涯的一大挑戰。

      新兵骨干集訓時,我有幾個課目都不達標。記得實彈射擊時,隊長要求所有帶兵骨干必須達到優秀,而我的成績勉強及格。在班長和副班長異樣的眼光中,我被留下來打第二輪、第三輪、第四輪……

      新兵要開手榴彈投擲課目時,營長對我說:“明天你給她們做示范?!蔽一诺貌恍?,害怕在新兵面前出丑。晚上大家都進入夢鄉后,我扛著一麻袋模擬手榴彈來到訓練場,一遍遍投,再一個個撿回來繼續投。

      冷月高懸,而我熱出了一身汗。那天夜里,我不知道投了多少次,一直投到肩膀疼得抬不起來。我坐在地上哭了,感到無力又絕望。

      第二天,營長沒讓我上去示范,而我也想通了,和新兵一起練,重新來一遍新訓!

      于是,在訓練場上,我撕掉了肩章,也撕掉了心中所有的顧忌,我就當自己也是一名新兵:和她們一起趴著練習據槍,一起反復練習投彈,一起摸爬滾打,一起快樂成長。我開始享受這個陪伴成長的過程。

      “劉鄭伊,50環!”在和新兵們一起實彈射擊時,我打出了第一個50環,我知道其實這是女兵們給我的力量。

      后來,我的手榴彈投擲終于合格了,并且在上千次的拋擲中,我琢磨出一種適合女生的投彈手法,也讓女兵排手榴彈課目合格率達到了百分之百。

      陪伴她們的成長,也是我的成長?;仡^看這段日子,正是在基層和戰士們一起接受磨礪,我才能得到一個全新的自己——一個合格的基層帶兵人。

      有一天,另一個排長對我說:“你知道嗎,你的小女兵特別炫耀地和我說‘我們的排長可優秀呢!’”從別人嘴里聽到這句話,我似乎看見了那個女兵說話時明亮的眼睛,連帶著我的夢想也閃閃發光起來。作為一名排長,能得到自己帶的兵的認可,不就是最大的成功嗎?

      在基層的訓練生活很累,但很充實,陪伴戰士成長的過程也很有意義。我教會她們成為一名合格的軍人,她們賦予我存在的價值,我終于對自己的身份有了認同感——我是一名女排長,這些可愛的人是我的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