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新戰位新跨越丨聯合作戰參謀在這里鍛造成長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周 遠 閆曉強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8-07 03:02

      聯合作戰參謀在這里鍛造成長

      ■解放軍報記者 周 遠 特約記者 閆曉強

      某部在進行協同訓練的場景。 范江懷攝

      清脆的電話鈴聲響了3次,才將電腦屏幕前楊飛龍的注意力“拉扯”過來。

      “楊主任,我接到戰區的調令了?!薄斑@是你軍旅生涯的新戰位,也是新起點。工作中如遇到疑惑或有了新的思考,我們隨時保持聯系?!?/p>

      對于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某教研系主任楊飛龍來講,最近這樣的電話不少。陸續有聯合崗位資格培訓班的畢業學員給他打來電話,他們中的很多人都通過了考核,從各軍兵種選拔進入戰區,擔負聯指機構作戰值班等任務。

      辦公桌對面的書架上,擺放著多張畢業合影。最右邊的一張合影里,就有剛才通話的學員。學員們對未來的自信憧憬、楊飛龍滿臉自豪的笑容,都在合影中定格下來。

      楊飛龍所在的教研系,承擔著培養聯合作戰參謀的重要任務。如果用“桃李滿天下”來形容教師,身為系主任的楊飛龍則是“學員遍戰區”。

      比起收獲的喜悅,耕耘的過程更讓楊飛龍感慨難忘。

      仿佛在一夜之間,楊飛龍變了脾氣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2017年。那時各戰區聯指機構工作開展、聯合作戰能力生成,都在急切期盼高素質的聯合參謀人才。也是在這一年,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讓楊飛龍牽頭組建全新教研系,盡快承擔起培養聯合作戰崗位參謀人才的任務。

      當某教研系主任的任命下達時,最先感受到變化的,是楊飛龍的愛人付紅偉。她發現:楊飛龍以前經常在家吃飯,現在很少回家;以前脾氣溫和的他,仿佛一夜之間變了脾氣,總是心事重重,動不動就發火。

      付紅偉想,丈夫工作上肯定遇到了很大的壓力。

      知楊飛龍者,莫如相濡以沫數十載的妻子。那時,作為某教研系首任系主任,楊飛龍遇到的是“冰火兩重天”的局面:一邊是各戰區新成立后,對聯合作戰參謀人才的熱切期盼,詢問情況的電話接連不斷;一邊是聯合作戰參謀人才培養的相對滯后的現狀,一切都要從零起步。

      該系成立之初,楊飛龍一邊收攏人員,一邊收集資料。一天,他興沖沖地來到教員辦公室,詢問聯合培訓教材資料收集情況,大家都直搖頭。這個系前身教學單位雖然有著一定的聯合教學和聯合組訓積淀,但相較職能任務的重大轉變,他們連一本現成的統編教材都沒有。

      除了面臨“教什么”的無米之憂,他們還面臨“怎么教”的巧婦之困。

      一紙命令讓許多原本承擔其他專業教學任務的教員,成了培養聯合參謀人才的教員。面對全新的教學任務,無論是基本理論、想定作業,還是參謀技能、系統操作,他們都要摸索。

      有著20多年教學經驗的教授郭建平,面對全新的教學內容重新當起小學生。有一天晚上,他夢到自己上課——講到一型主戰殲轟機作戰半徑時,一名學員舉手詢問該機“掛載方案”“突防高度”,自己回答不上來,急得臉紅。

      郭建平“急”醒后,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人過三十不學藝’,我還能適應新崗位嗎?”

      面對一部分人的畏難心理,楊飛龍給大家做動員:“聯合參謀人才培養,就像戰場上一個攸關整個戰局勝敗的高地。沒有專業的聯合作戰參謀,如何形成聯合作戰能力,談何制勝未來戰場?除了肩負起時代重任,我們別無選擇!”

      學員在“等米下鍋”,不允許教員按部就班地先學習后上崗,邊學邊干成為現實選擇。楊飛龍提出要“走出軍種溪流,匯入聯合海洋”,在全系開展學軍種、學聯合的大學習活動。

      副教授張燁承擔《海圖識別與使用》課程教學。備課過程中他發現,學院關于海圖的資料積累非常少。為了找資料,他到學員隊找海軍學員請教,通過電話向海軍其他院校教授請教……

      教授張英杰50多歲,經歷過從兵種到合成、由作戰到訓練的多次轉崗,但這次的轉型讓他感受最強烈。他承擔的某專題教學任務,在全軍沒有相關研究成果。雖然他按期把成果融進了課堂教學,但張英杰坦言:“轉型的過程有點難,需學的知識有點寬,奮斗的味道有點咸?!?/p>

      楊飛龍列出這樣一組數據:組建一年里,數十名教員擁有了聯指機構跟訓經歷,全系人均授課量達數百課時,形成了數十門課程的全新教學體系,其中作戰指揮類課程比重超過70%,實踐課程比重近三分之二。

      從一開始,這個系就不是孤軍奮戰

      “我們的第一節課,是一位上將給我們上的?!痹陔娫挷稍L中,首期聯合崗位資格培訓班的學員都提到了這一細節。

      首期開班在即,要面對從全軍選拔而來的新學員,大家緊張忐忑之時,軍委機關領導帶著專家指導組來了。他們不僅帶來了某戰區先行成果,還主動承擔起了“開學第一課”的教學任務。

      對于楊飛龍所在系而言,這樣的超常規支持是全方位的、可持續的。

      2018年初,教研室主任馬強受領某教學任務后,犯了愁。因為較之以往,新專題教學任務不僅“聯”的成分有質的提高,授課對象也從以往單一軍種拓展為諸軍兵種。如何打好“首戰”?大家心里都沒底。

      當時,楊飛龍、馬強給素未謀面的軍委、戰區幾個業務局打了一通電話,表達了想去了解情況、搜集資料的想法,對方一口答應。全室人員分為幾個調研組分赴各單位調研,每到一地,各單位都在規定范圍內提供了教研室需要的相關資料。

      調研歸來,看著滿滿的收獲,楊飛龍感慨良多:“如果說聯合參謀人才培養是一場戰斗,我們就是一線前沿,那么全軍其他單位都是大后方?!?/p>

      告別了單打獨斗,楊飛龍在友鄰單位的支持下,把聯合作戰人才培養帶上了新軌道。

      某主干課程是提高聯合崗位任職能力的業務基礎,教學內容多、時間跨度長、組教力量需求大。楊飛龍大膽探索“內聚外聯”式聯合育人教學新路子統合內外師資力量,組建了“4系、9室、36人”的專家教學團隊,收到了良好的教學效果。

      記者在一次采訪時,正好遇到一批學員的畢業考核,見到了這樣一支聯合考核組:他們中不僅有專家教授、各戰區機關干部,還有軍委機關領導。

      一次畢業考核,考核組有必要這么興師動眾嗎?看到記者驚訝的表情,楊飛龍說:“外界的關心關愛,對于學員來說,既有沉甸甸的壓力,也是難得的實習機會?!?/p>

      聯合參謀人才這個班次,入學前、結業前都要通過由軍委機關帶隊組織的選拔考試。不僅入學考核有淘汰,學員在校期間也實行全程考核、全程淘汰,大家不敢有絲毫松懈。同時,他們還要走出課堂走進戰區,編入局室、進入席位進行全方位實踐鍛煉。

      首期聯合崗位資格培訓班空軍學員彭樹,2018年通過嵌入值班席位,觀摩聯合值班、參與情況處置,熟悉了解戰區情況。畢業被選拔到某戰區后,彭兵適應很快,已經在自己的作戰席位上擔負日常值班任務。

      學員們的成長讓楊飛龍欣慰的同時,也增添了信心?!氨M管這場人才培養之戰困難重重,但我們有信心取勝!”他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