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人民的英雄要數劉志丹”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屈永峰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6-19 13:35

      劉志丹在22歲加入中國共產黨時,就把“追求真理,救國救民”作為自己一生的追求。他始終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追逐“讓全中國人民都過上好日子”的理想,堅守“共產主義一定能夠在全中國實現”的信念,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中國革命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毛澤東稱他是“群眾領袖,民族英雄”,周恩來為他題詞“上下五千年,英雄萬萬千,人民的英雄,要數劉志丹”。

      “加入黨,就要為共產主義的信仰奮斗到底,作為個人來說,奮斗到底,就是奮斗到死!”

      1903年10月出身書香門第的劉志丹,自幼目睹家鄉父老在反動政權和地主豪紳殘酷剝削下的苦難生活,為大眾鳴不平的樸素情懷油然而生。他16歲進入永寧山高等小學接觸到“三民主義”思想,萌生了改造社會、復興中華的愿望。1922年,他投考榆林中學,尋找改造社會的真理。在共產黨員魏野疇、李子洲等影響下,他接受了五四新文化、新思想和馬克思主義世界觀,興辦平民學校,宣傳革命思想,并參與校務管理,組織學生罷課運動,與黑暗勢力作斗爭。1923年他在《榆中旬刊》上發表的《萬惡的狂風》中寫道:“只管傷痛是無用的,盼望你們趕緊召集同伴,拿起百折不回的精神,與狂風飛沙相抵抗”,表達自己憂國憂民的思想。在詩歌《登鎮北臺》中,他立下了“看長城內外破碎,重收拾有待吾輩”的壯志豪言。在《愛國歌》中,他發出了“快,內懲國賊,外抗強權,救我中華萬萬年”的怒吼。在共進社大會的題詞中,他更是發出“同志引著被壓迫民族,向帝國主義者進攻!不怕犧牲,殺開血路!前途自有光明與幸?!钡男蹓褏群?。

      榆林中學的求學經歷和革命活動,讓劉志丹從一個單純同情勞苦大眾的熱血青年,成長為一個具有堅定信仰的共產黨員。1924年,他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3月轉為共產黨員,當即立下錚錚誓言:“入黨,就要為共產主義的信仰奮斗到底,作為個人來說,奮斗到底,就是奮斗到死!”他認為“雖有文事,必有武備”,經組織推薦,于當年7月奔赴廣州報考黃埔軍校,從此將自己的命運和中國革命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我要讓全中國人民都能過上好日子!”

      1927年6月,馮玉祥追隨蔣介石實行反共“清黨”,威逼劉志丹等共產黨員“必須宣誓脫離共產黨,聽國民黨之領導,守國民黨之規則”,否則“查明槍決”。對此,劉志丹毫不畏懼,斷然拒絕,義正詞嚴地說:“我自從樹立了共產主義信仰,就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隨后,他機警地躲過敵人暗算,在武漢找到黨組織,奉命回陜西,組織領導了震驚西北的渭華起義。在總結渭華起義失敗原因時,他認為“還是要搞武裝,以革命的武裝戰勝反革命的武裝”,并提出紅白灰“三色論”建軍思想。1929年至1931年,他冒著生命危險,在陜北、甘肅、寧夏,開展兵運。雖然一系列兵變都失敗了,他也是幾次身陷囹圄,死里逃生,但他屢經挫折從不氣餒,積極探索組建革命武裝和建設革命根據地的正確道路。

      1934年,敵人抄了劉志丹的家,刨了他家祖墳,劉志丹安慰家人,“要干革命就難免受迫害,株連家族親屬雖然痛苦,但也在意料之中”。舅舅勸他不要再干革命,受苦受罪,還連累家人,他堅決答道:“我一個人當員外有啥用?我要讓全中國人民都過上好日子”。當他的兩個兒子因饑寒交迫和敵人毒害先后死去,他忍著巨大悲痛安慰妻子說:“要想開些,干革命就得舍得一切,包括親人在內,只有站起來英勇的斗爭,才能有人民的幸福和自由!”

      劉志丹時刻把群眾疾苦放在心上。在創建陜甘邊革命根據地過程中,他指出,我們打仗為了和平,有了和平環境,就要建設,要幫助農民搞好生產。他積極開展土地革命,發展經濟教育,剔除封建陋習,舉行民主選舉,制定廉潔法規,嚴守群眾紀律。他經常教導大家,人民群眾最痛恨反動政權的不廉潔,我們從一開始就要注意這個問題,要有骨氣,要講節操,受凍挨餓也不能取不義之財。

      作為西北紅軍的高級指揮員,劉志丹從不搞特殊,穿著粗布衣,每到一處總是搶著站崗放哨、照顧傷員、碾米做飯,籌到衣物,也總是讓給戰士們,他的軍馬上經常馱的是小戰士或傷病員。他這種堅定的革命意志和艱苦樸素、平易近人、虛懷若谷的民主作風,深受群眾和戰士愛戴,大家都親切的稱他為“我們的老劉”。

      “我要生而益民,死而謝民”

      在領導人民翻身解放的斗爭中,劉志丹不僅要同敵人作英勇頑強的殊死搏斗,還要與來自黨內“左”傾路線開展斗爭。他受到“左”傾路線嚴重迫害有兩次。一次是1932年12月,紅二十六軍二團成立后,陜西省委常委杜衡兼任軍、團兩級政委,在黨內執行“左”傾路線,誣蔑劉志丹學習井岡山的正確主張是右傾機會主義,蠻橫地撤銷了劉志丹的領導職務。但他為了減少傷亡,多打勝仗,忍辱負重,積極協助團長王世泰開展工作,毫無怨言。杜衡強令紅軍南下渭華戰敗后,革命陷于低谷,他始終以革命樂觀主義鼓勵大家,“干革命一時一地失敗不算什么,失敗了再干嘛,咱們道理正,窮苦人都站在咱們這邊”“我們重新干起來,前途是光明的!”

      第二次是1935年10月,劉志丹率領紅軍取得了第三次反“圍剿”的初步勝利,“左”傾冒險主義的執行者在革命隊伍里進行所謂“肅反”,誣蔑劉志丹是“右派反革命的首領”,以欺騙的手段將他調離前線。當逮捕密令碰巧送到他手中時,為了不使黨分裂,他讓通信員繼續送信,自己單槍匹馬奔赴瓦窯堡,準備向上級申訴。但他一到瓦窯堡就被投入監獄,受盡折磨。在獄中,他叮囑同志,“我們死也不能說假話”。出獄后,面對同志們的委屈抱怨,他安慰大家說,“過去的事,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是路線問題”“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要識大體顧大局,絕對服從中央領導,聽從中央派遣”。

      1936年2月東征前,劉志丹對妻子說:“我這次上前線,是再次去為我的信念而奮斗,又一次表白我對國家、對人民、對黨的忠誠,為救國救民我可以貢獻出一切”“我要生而益民,死而謝民”。1936年4月14日,劉志丹帶著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和未竟事業的萬千遺憾,英勇犧牲!他的遺物中只有半截鉛筆和幾根抽了一半的香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