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中國戰鷹的“健康醫生”——追記空軍工程大學航空工程學院教授倪世宏

      來源:新華社作者:高玉嬌、陳卓、閆偉亮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07-30 20:22

      中國戰鷹的“健康醫生”——追記空軍工程大學航空工程學院教授倪世宏

      高玉嬌、陳卓、閆偉亮

      空軍工程大學航空工程學院飛控與電氣工程教研室教授倪世宏(右二)在某地實地調研某型戰機的機載飛參設備使用情況(2015年3月9日攝)。新華社發

      專業同行叫他空中戰鷹的“健康醫生”,部隊官兵稱他為守護戰鷹的“110”,但他更喜歡別人稱他為“倪教員”。

      他叫倪世宏,空軍工程大學航空工程學院飛控與電氣工程教研室教授,空軍級專家,中國空軍飛行參數數據處理領域的開拓者、奮進者。2020年3月20日,年僅57歲的倪世宏因病醫治無效逝世,留下4000余個空軍主戰飛機的典型案例、百萬余字的學術專著以及培養帶教出的一批又一批“飛參處理”崗位人才和飛參系統科研人才……

      “我們自己的飛參系統,咬爛嚼碎也要‘鉆’出來”

      1979年,倪世宏考入原空軍工程學院,成為航空機務特設專業的一名本科學員。

      大學四年,倪世宏沒有一門課程低于90分?!笆篮晟蠈W時除了練體能,其余時間基本都在學習。雖然成績拔尖兒,為人卻很低調?!北究仆瑢W王偉平說。

      1991年,已經作為優秀畢業學員留校任教的倪世宏接到上級通知,赴國外學習深造。

      國外學習期間,看到外軍飛行員可以借助飛行參數還原戰機飛行軌跡和戰斗狀態,由此改進飛行動作,倪世宏心里一直憋著一股勁兒。

      “我們自己的飛參系統,咬爛嚼碎也要‘鉆’出來!”第一次接觸到飛行參數數據處理領域的倪世宏立下了“軍令狀”。

      既無現成教材、又無實踐經驗,飛行參數地面處理設備國產化的研究困難重重。

      他帶領團隊對著密密麻麻的飛行參數代碼,一個字節一個字節地跟蹤分析,摸清了數據結構和譯碼機制,最終實現三代戰機飛行參數地面處理設備國產化。

      眼光始終盯著部隊,盯著戰斗力

      有了國產的飛行參數地面處理設備,倪世宏和團隊著力研發針對多型主戰戰機的飛行參數數據地面處理系統。

      當時全空軍幾十種機型,創新數據記錄格式、解碼公式等研究攻關工作量很大。

      整整兩年,倪世宏帶領團隊奔波數萬公里深入各機型部隊進行調研。20世紀90年代后期,飛行參數地面處理系統逐漸實現了對空軍主戰機型的全覆蓋。

      在倪世宏和團隊的推動下,飛行參數納入了空軍飛行訓練信息管理體系,成為航空兵部隊檢測分析、訓練評估、機務維護的“數據百寶箱”,為空軍部隊飛行安全和訓練效益提升作出積極貢獻。

      緊盯部隊、緊盯戰斗力,倪世宏的目光始終聚焦在部隊的戰訓需求上。

      一次深夜,執行重大演習任務的部隊飛行參數地面處理設備出現故障,技術人員電話找到了倪世宏,他立刻趕到教研室,進行技術指導。當聽到軍線電話那頭戰機起飛的消息,倪世宏才在沙發上安心睡著了。

      “我多干一點,就能多留下一點”

      精神抖擻地走上講臺,先自我介紹,再把自己參軍入伍時的照片展示給新學員們。這樣的“開學第一課”,倪世宏堅持了大半輩子?!扒f不能忘了為什么穿上這身軍裝!”他總是這樣說。

      為了當好“教員”,倪世宏還把被褥搬進航空兵部隊,做起了認真學習飛行保障的“學生”。

      帶著在部隊的學習實踐成果,倪世宏帶領團隊創建了集學歷、任職與資格認證于一體的“飛參”專業人才培養體系。

      2018年1月,倪世宏被查出肺癌晚期?!皶r間不多了,我多干一點,就能多留下一點?!辈∏樯杂芯徑獾臅r候,倪世宏就從醫院“溜出來”,靠著鎮痛藥站上講臺。

      看到來醫院看望自己的學生們,倪世宏經常囑咐他們:戰機飛行參數數據要和其他數據整合成數據平臺,地面綜合保障系統也要繼續攻關……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倪世宏的心仍然和祖國的藍天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新華社北京7月3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