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空降兵某旅四天三夜連續打硬仗 才下抗洪一線又上實彈考場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董 賓 閆 超 劉軍毅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8-06 09:18

      空降兵某旅四天三夜連續奮戰打硬仗——

      才下抗洪一線 又上實彈考場

      ■董 賓 閆 超 劉軍毅

      集火射擊。張 磊攝

      嘀嗒嘀嗒,時針在暗夜里跳動;窸窸窣窣,腳步聲從灌木叢中傳出。

      7月23日0時,空降兵某旅野外駐訓場,“戰斗”準時打響。

      迫擊炮的彈道點亮夜空。打響第一炮的,是火力分隊長、上士胡家賓。此刻,他的眼中布滿血絲,作訓服上還帶著抗洪留下的黃泥點。

      36小時前,胡家賓和戰友們還戰斗在數百公里外的抗洪大堤上。

      腳下,是湍急的洪流;頭頂,是隨時可能塌陷的路基。在湖北麻城葉家灣橋堤壩搶險一線,該旅官兵已經連續奮戰29個小時。晝夜搬運沙袋,讓不少官兵體力消耗殆盡。在短暫的休息時間里,幾名官兵在大堤上就睡著了,如泥塑一般。

      險情終于排除。誰知道,剛喘口氣,上級命令就到了:參加夜間火力打擊要素實彈考核。

      這是一場本在計劃之內但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考核——大家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上級依然要求按時進行。

      才下抗洪一線,又上實彈考場。

      匆匆吃完午飯,官兵立即登車。在當地群眾的揮手送別中,車隊快速駛離。

      “大家抓緊時間休息?!痹撀谩澳7犊战当B”連長秦琪在車廂里作了簡短的“戰前”動員。

      其實,這支部隊的官兵早已適應這種快節奏。九八抗洪、汶川救災……作為“特級英雄”黃繼光的傳人,他們向來敢打善打硬仗。近年來,這支從戰火中走出來的英雄部隊,在改革中率先轉型為空降合成部隊,接換新裝加速生成戰斗力。

      但這一次,節奏快得前所未有。受領抗洪任務時,部隊正在野外駐訓。從整裝待發到緊急機動至大堤,他們僅用了4個多小時。洪峰過境,護坡塌方,他們爭分奪秒,不到8小時就構筑起一條百米堤壩。

      高速公路上,車隊一路疾馳。車廂里,戰士們鼾聲四起。胡家賓卻沒有睡,實彈考核的人員編組、陣地選擇構筑等細節,像過電影似的在他的腦海里閃過。

      和他一樣,許多骨干也沒有睡。今年5月,一批新型輪式步戰車列裝該旅。要按時形成單車作戰能力,加班加點對他們來說是常態。

      返回野外駐訓地時,天色已晚。該旅某營營長茍強抬腕看表:距正式開考只剩不到29個小時。

      “機步連火力分隊組織協同推演,炮兵連迫擊炮分隊校炮檢修……”茍強連夜召集骨干安排次日工作。

      山坳里,夜色沉沉。當兵15年,四級軍士長趙克軍參加過抗洪,也多次打過實彈,但剛放下沙袋就扛起迫擊炮,還是第一次。他咬了咬牙:“咱當兵的,憑的就是一股勁兒,再累也要打好這一仗!”

      正式考核半小時前,官兵們背上迫擊炮,穿越灌木叢,進入預定地域,全部就位。

      “預備,放!” 23日0時,“戰斗”正式打響。隨著指揮員一聲令下,迫擊炮彈瞬間出膛,劃過夜空。

      夜幕中,目標在信號彈指示下若隱若現,隆隆的炮聲此起彼伏。直到凌晨4時,炮聲才漸漸平息。

      晨光微露,官兵扛著炮筒、炮架,一臉灰塵一身土,返回駐訓營區。此時,新型戰車的轟鳴聲混合著密集的槍炮聲,從訓練場傳來,該營機步分隊已經開始新一天的訓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