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力量|“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的歷史這樣激勵官兵奮進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范 離 王淑葉 張 震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08-03 06:40

      走進“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

      用青春完成一場延續69年的相遇

      ■解放軍報記者 范 離 通訊員 王淑葉 張 震

      “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官兵進行實戰化訓練。韓 亮攝

      閱兵訓練場上,擎旗手向文凝視戰旗。

      “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官兵組織訓練。唐瑞杰攝

      一個連隊,就是一座戰斗堡壘。一面戰旗,就是一部微縮軍史。

      建軍93年來,我軍在各個歷史時期、不同戰場上涌現出一大批榮譽功勛連隊。它們擁有一個個比數字番號更如雷貫耳的英雄“名號”,一面面標定輝煌功勛的戰旗,承載著人民軍隊永遠的軍魂。

      戰旗飄飄,承載榮光,接力傳承。人民軍隊迎來93歲生日之際,《軍營觀察》推出“戰旗飄飄·英雄連隊的新時代風采”系列報道,講述英雄連隊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的故事,唱響新時代的英雄戰歌。

      站在地圖前,副連長林詩盛瞇起眼睛,目光落在朝鮮半島上。

      聚焦,再聚焦,他努力尋找一個地名——雞雄山。

      “69年前,我們連隊血戰雞雄山,有25名前輩就犧牲在這里?!绷衷娛⒔榻B說。

      北緯38度,東經127度,那個距離上甘嶺0.4公里的小山頭雞雄山,主峰比上甘嶺還高6米。

      那里,和“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現在的駐地隔著一灣海。

      此刻,凝視這個小點,林詩盛和前輩們穿越69年的歷史煙云,在地圖上相遇了——1951年夏天,連隊在雞雄山鏖戰17個晝夜,阻擊敵軍一個加強營的兵力,守住了陣地。

      此后69年,像是啟動了一個預先設定好的程序,每一名來到連隊的官兵,都從英雄的前輩們手中接過戰旗,用青春完成了這場延續69年的相遇。

      十年一瞬,和一面戰旗談心

      對于今天的許多年輕人而言,雞雄山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地名,雞雄山阻擊戰斗更是被歷史塵封的一頁。

      站在連隊戰旗前,林詩盛拂去歷史的塵埃,翻開這一頁——

      69年前,朝鮮戰場,第三野戰軍九兵團26軍77師230團一營二連,用斃敵740余人的戰績,換來了“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這面戰旗。

      自1952年從朝鮮凱旋歸國,這個連隊不斷發展壯大。幾十年來,他們默默無聞,但對一支軍隊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2017年,連隊轉隸海軍陸戰隊某旅四連,化身有著“陸地猛虎、海上蛟龍、空中雄鷹”稱號的尖刀利刃,承載著世人眼中的許多高光時刻。

      從鮮為人知到再次一鳴驚人,林詩盛見證了連隊這個轉型。

      7月23日凌晨,暴風驟雨相攜而至。連隊正在野外駐訓。風吹歪了打著地釘的帳篷,水漫透了官兵們的睡袋。

      盡管幾小時前已經再次加固了帳篷和車輛,林詩盛還是有些忐忑。他走入夜色巡視,風推著他一直跑。

      一塊廣告牌在他眼前被狂風吹倒在地,又飄進不遠處的海里。

      那天夜里,在狂風怒號中,林詩盛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戰旗“說話”的場景——

      2010年12月11日,福建男孩林詩盛穿越1700多公里,來到軍營。那天,駐地正飄雪,天地一白,“除了心熱,哪都冷”。也是那一天,19歲的他第一次聽班長講雞雄山的故事。

      下連第一天,林詩盛特意去了趟榮譽室。一面打著補丁的戰旗,靜靜地躺在玻璃展柜里。戰旗上那斑駁的破洞、殘留的污跡、破損的毛邊,仿佛都在對他說話。

      戰旗旁,是一張同樣充滿年代感的老照片。黑白照片的畫面已經不太清晰,但林詩盛驚訝地發現,那個代表連隊受領“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榮譽稱號的年輕人,臉上竟然沒有一絲表情!

      雙手舉著戰旗的是“一級人民英雄”王兆才。他消瘦的臉龐上雙唇緊繃,英武的眉毛下,一雙眼睛里既沒有喜悅也沒有悲傷。

      “他,是想到了自己那些犧牲的戰友嗎?”林詩盛的心,疼了一下。

      很快,全旅舉行大比武,剛入伍不久的林詩盛報了名。那天,他一個人轉到了榮譽室,一坐就是兩個多小時。戰旗上的破洞,把林詩盛帶回到了當年的雞雄山戰場——

      副排長王兆才帶領一個排,阻擊敵軍一個加強營的進攻。從拂曉戰到黃昏,陣地上只剩下他和最后一名戰士。眼看陣地要被占領,王兆才帶頭沖鋒,又把陣地奪了回來。這一戰,王兆才一人殺敵50多人。

      這是一場怎樣的戰斗??!林詩盛面向戰旗問前輩,“您是怎么做到以一敵百的?”

      戰旗無聲,一如往常。但林詩盛好像聽到了答案。

      特訓營里,林詩盛每天給自己“加餐”,別人跑5公里,他就跑8公里。集訓結束,他累積跑了近兩千公里,“跑著都可以回趟福建老家了”。

      那次比武,全能第一名和三等功拿到手,林詩盛才覺得“總算是沒給前輩們丟臉”。

      從那之后,遇到困難時、當上班長時、快要比武時、提干成功時,甚至情緒低落時,林詩盛都要往榮譽室跑??粗敲鎽鹌?,他總覺得有好多話要對前輩們說。

      2017年,連隊移防前,林詩盛又去了趟榮譽室。

      因為要搬家,戰旗沒放在往常熟悉的位置,林詩盛有些不習慣。彎下腰,他摸著那個裝戰旗的箱子問,“前輩,你們怕過嗎?”

      答案藏在一顆手榴彈里——

      1951年6月24日,敵軍兩個連進攻雞雄山,陣地上只有八班堅守。戰壕打沒了,子彈打完了,戰士吳步倫只剩最后一顆手榴彈。被兩名敵人抱住后,他拉響了手榴彈……戰斗打了整整9個小時,八班全員壯烈犧牲。

      林詩盛明白了:“這是一支從來不曾退縮的隊伍?!?/p>

      前輩們的故事像一碗水,一代代年輕軍人喝下去,用身體暖成了血。

      林詩盛一路撿拾著故事的碎片,拼好了前進的地圖。

      那一年,林詩盛在連隊組建訓練強化班。很快,他又當上了全營訓練強化班的教官。第二年,他參加了海軍陸戰隊狙擊手集訓。7個月的集訓一結束,他去帶新兵,新兵排又拿了個第一名……

      榮譽證書裝了一大箱,這是林詩盛向前輩戰友們的交代。

      經歷了一天的雨打風吹,7月23日傍晚,一道彩虹橫跨海灣。那是林詩盛見過最大最美的彩虹。

      彩虹的一端在連隊駐訓地,“另一端或許連著海那頭的雞雄山吧?!彼?。

      榮耀一刻,像是握著先烈的手

      電視機前,所有眼睛都睜得溜圓。

      雄壯的《鋼鐵洪流進行曲》響起,戰旗方隊緩緩駛過天安門廣場。

      連隊每名官兵都在瞪大眼睛尋找“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的戰旗??墒?,誰都沒看到!

      倒回去,一幀一幀地找,回放了7遍,還是沒有!

      此時此刻,長安街上,手握這面戰旗的士兵掌心都是汗,渾身在發抖。

      “那一刻,就像握著先烈的手?!鼻嫫焓窒蛭?,哭了。

      “戰場上,我們連戰士尤益秘,雙腿被炸斷,躺在戰壕里繼續向敵人扔手榴彈。和平年代,我們連戰士盛習友,跳河救人光榮犧牲?!钡竭B隊8年了,這面戰旗的故事,向文聽過無數次。

      扛著自己連隊的旗幟參加國慶70周年大閱兵,對向文來說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87天的閱兵訓練,枯燥得像夏日蟬鳴。負重訓練時,向文腰上的舊傷犯了,經常半夜疼醒。黑暗中,他躺在床上,數著戰友們的鼾聲。

      盛夏的北京,烈日驕陽,本來就愛出汗的向文,軍裝沒有一天是干的。吹慣涼爽海風的他,長出一身痱子。

      戰旗方隊的訓練,有個環節是“分享戰旗背后的故事”。第69天,輪到“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上臺。

      向文手忙腳亂地找資料,603.9米、17晝夜、25名烈士、44名功臣……這些以前熟悉卻遙遠的數字,在撰寫演講稿時,變得清晰而具體——

      持續17個晝夜的雞雄山阻擊戰,有一天竟打了17個小時;排長宋蘭君帶領兩個班,打退敵人4次沖鋒,殺敵150多名。

      第二天參加閱兵訓練時,向文覺得自己手里的旗子格外沉。

      副排長王兆才,耳朵被炮彈震聾了,還堅持戰斗?!八锹牭綘奚鼞鹩训暮艉傲藛??”向文忍不住想。

      戰士吳步倫,拉響最后一顆手榴彈?!罢f不定,他還沒我大。他愛笑嗎?他什么也沒有留下吧?”寫著寫著,向文的手有些發抖。

      演講稿寫得很慢——敵人有100余門大口徑火炮、10余架飛機和27輛坦克,一天內落在陣地上的炮彈就有近萬顆。我們有什么?我們有鐵骨錚錚的勇士!我們有保家衛國的決心……

      向文想起從連隊出發來北京那天的場景。戰旗交接儀式上,在全連戰友的注視下,指導員把榮譽室那面戰旗交到了他的手上。

      和手中這面為閱兵定制的嶄新戰旗比起來,那面戰旗又小又舊,輕飄飄的。向文一遍遍重溫接過戰旗時手中感受到的分量。

      挑選擎旗手要求非常嚴格,全連只有向文一個人符合標準。這就意味著,一旦他被淘汰,他們連隊的戰旗就要由別人來擎。

      向文咬著牙、憋著勁?!斑@旗是從戰場上帶回來的,沾著前輩的鮮血,我怎么能交給別人!”他緊繃著一根弦兒。

      那是一次模擬演練,排名靠后的擎旗手沒有資格上場?!拔一仡^看了一眼,很多留下的戰友都哭了?!币慌排鸥叽罂嗟哪凶訚h們,一個個抹著眼淚,只因不能舉著自己單位的戰旗上場。

      那場景深深地刻在向文腦海里。他手里的旗幟,每一天都更加沉重。

      “這場戰斗注定青史留名,至今仍是外軍院校的重點研究課題。而我們,有什么理由不戰斗!”向文以這段話作為結語,完成了自己的演講。

      “越是最后,壓力越大,讓我感覺不能有一絲松懈。時間,再快點吧!”這樣一條動態,出現在向文的朋友圈里。

      時間,有時候很聽話。光榮的一刻如約而至。

      這一刻,戰場的沖鋒號和雄壯的軍樂聲,同時在向文腦海中響起,兩兩相合,妙不可言。

      他握著旗桿,就像握著無數戰友的手。

      一聲聲“到”,向不朽的精神許諾

      7月9日,新上任的指導員張凱第一次感受連隊特別的點名儀式。

      “王兆才”,“到!”

      “宋蘭君”,“到!”

      “盛習友”,“到!”

      “雞雄山阻擊戰斗英雄連”,“到!”

      被點到名字的那些軍人,已經不在了,但隊列里永遠有人替他們答“到”。

      “頑強堅守,永不退縮!”呼號聲如驚雷一般,在張凱耳畔“炸響”。他記起了教導員郭占強的那句叮囑:“這是個英雄的連隊!要擔得起肩上的擔子?!?/p>

      那一次,連隊參加上級比武考核,列兵劉庚爬鐵絲網時,頭被剮傷鮮血直流,卻仍然堅持沖到終點,取得新兵組第一名。劉庚說:“和我們犧牲的前輩相比,訓練受點傷算啥?!?/p>

      那一年,連隊赴朱日和參加對抗演習。發起沖鋒時,班長趙天元孤軍深入直擊藍軍“心臟”。連隊在這次演習中摘得“標兵連隊”稱號。趙天元說:“每次答‘到’,都覺得前輩在看我們,不拼命都心虛?!?/p>

      2017年,連隊所在旅整建制轉隸海軍陸戰隊,邁出轉型發展第一步。

      換裝很簡單,脫下“迷彩綠”換上“海軍藍”;轉型卻很困難,一切都要摸著石頭過河。

      “排長,你說,到底啥叫海軍陸戰隊?”趙天元問黃天樂。一開始,兩棲步戰車還沒配發到連隊,訓練沒處下手,大家很迷茫。

      黃天樂也答不上來,“那我們就用最笨的辦法,對著教材,看著視頻,邊想邊練!”

      練隨艦協同時,他們“畫地為車”,用粉筆在地上畫出登陸艦和步戰車的形狀,模擬練習。

      “后來,來了兩輛真家伙,大家別提多興奮了!”趙天元回憶說:“有三四個月,我們天天泡在車場,白天上手練習,晚上學習保養,都是半夜一兩點才睡?!?/p>

      新調入的裝甲技師李遠洪成了最受歡迎的“大紅人”,新排長、老班長都纏著他取經。賈新港、呂光輝、雷青青……一大批技術骨干迅速成長起來。

      新裝備正式入列后,官兵直接駕車開赴演訓場。不久后,連隊培養的骨干又被其他單位“借”去當起了“師傅”。

      泛水編波、搶灘登陸、乘舟射擊……每一項本領都要從零起步。去年,連隊在外駐訓整整8個月。

      蛙泳訓練時,趙天元被水母蜇傷了。他涂了點藥,又下水了?!昂@镆慌荽蟀胩?,被水母‘?!幌?,還不是常有的事?”趙天元說得輕松,“你看,大家都曬得脫皮流血,晚上睡覺只能趴著,不也都習慣啦?”

      乘舟射擊,難度大。一開始,大家找不到竅門。林詩盛趴在船上,反復感受浪涌,“體會它,研究它,掌握它,利用它”。

      漸漸地,林詩盛終于能抓住浪花“安靜”下來那一秒了?!叭珷I的兩棲狙擊手都是我帶出來的?!绷衷娛⒄f起來不無得意。

      “在野外一駐就是大半年,娃生病了,都顧不上……”班長雷青青說,“剛從陸軍轉過來那會兒,什么都不會,真是太難了,不苦一點怎么能趕得上?”

      3年,從陸戰到兩棲作戰,從單一作戰到多樣化作戰?!澳苌咸?、能入地、能下海,我們海軍陸戰隊全域作戰,每個隊員都是尖刀!”當初問排長的那個問題,如今趙天元有了答案。

      “首戰用我,用我必勝!”聲聲答“到”。

      亞丁灣護航,海軍陸戰隊到了;也門撤僑,海軍陸戰隊到了;國際軍事比武,海軍陸戰隊到了……

      暴風雨后,跨越天際那道巨大的彩虹,張凱和戰友們也都看到了?!澳軄磉@個英雄連隊當指導員,是我的幸運?!彼f。

      當晚點名,張凱喊得比誰都大聲。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