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9dxl"><form id="19dxl"><nobr id="19dxl"></nobr></form></form>

<form id="19dxl"></form>

<em id="19dxl"></em>

      <form id="19dxl"></form>

      追尋大山深處那抹紅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崔寒凝 孫文韜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08-05 08:54

      郁郁蔥蔥的燕山腳下,突然出現一抹紅色。西山哨所,在青山映襯下像一顆寶石。

      莽莽山間盤旋著兩條“龍”——一條山路,載著連隊官兵“騰云駕霧”爬上山巔;一條輸油線路,藏在大山深處,流淌著戰爭的“血液”。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倉庫警勤連就駐守在大山腳下。

      清晨,山中略帶涼意。連長周鵬和官兵們從連部出發,帶著物資、趕著騾子爬上西山哨所,已是滿身大汗。

      一班長羅茂文跑出來,高興地摸摸這個騾子的腦袋,拍拍那個騾子的背。

      站在高大的騾子身邊,黝黑精干的他愈發顯得瘦小。

      “以后你就是‘騾倌’,負責喂騾子和帶隊運輸?!边B長說。

      從那以后,每天早上不到6點,羅茂文就起床帶著騾隊出發。從哨所通往山峰的路,寬不足1.5米,還有不少急彎,腳下就是十幾米的懸崖。

      若是冬天,雪后結冰的山路更危險,山上的野物都不愿外出覓食??蔁o論風霜雨雪,連隊官兵雷打不動,按時巡山。

      那天凌晨,士兵張艷奇帶好裝具,跟隨巡邏隊開始他入伍后的第一次巡邏。

      山上界線桿之間用鐵絲網連接,山路蜿蜒曲折、坡陡路險,巡邏隊在山間回轉。

      一路過去,有十多個瞭望哨。每經過一個哨所,隊伍里就會留下一兩名戰友執勤。走到最后一個瞭望哨,只剩下張艷奇和班長。

      看著遠處星星點點的燈火,張艷奇忍不住問:“這里背靠大山,遠離村鎮,瞭望哨還需要站嗎?”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山里洞庫的物資,可是經不起明火的?!?/p>

      “班長,那你留在這里當兵,是為什么?”張艷奇問。

      “你見過榮譽室的戰旗沒?”班長扭過臉看他,“咱們‘英勇神速’連,可是戰爭年代一仗一仗打出來的英雄連隊?!?/p>

      在班長繪聲繪色的講述中,一段段傳奇連史仿佛出現在張艷奇腦海里——

      80多年前的抗日烽火中,連隊首次以整建制連參加戰斗。

      70多年前,連隊官兵從錦州扛著“大功四連”的旗幟,一路戰斗到天津、長沙。

      新中國成立后,連隊又接過“團結鞏固連”旗幟,到廣西執行清剿任務。

      晝夜奔襲后,連隊在橫縣雙峰村切斷敵人退路,被授予“英勇神速”戰旗。

      朝鮮戰爭打響后,連隊官兵扛著“英勇神速”戰旗到朝鮮大德山地區奮勇作戰,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生與死的考驗。

      “連里榮譽室的戰旗,是咱們老連長宋佩山和指導員王存帶著65個人,從抗美援朝戰場直接扛到連隊來的!”

      60多年過去,“英勇神速”連一代代官兵一直駐守在燕山腳下,守衛著這座大山的寧靜。

      斗轉星移,日月輪換,戰旗見證著年輕官兵們的血汗融進洞庫和哨所。一年年過去,瞭望哨和士兵們也長成了大山的一部分。

      張艷奇明白了,守山,就是守國。保衛大山,就是保衛祖國。

      跟著巡邏隊往回走時,他看見天邊泛起魚肚白,還帶著一抹紅色。

      那是張艷奇第一次這么清晰地看到山中日出。那抹紅色從一點點逐漸暈染到整片天空,就像一面旗幟,迎風逐漸舒展,向山外的世界延伸。

      那抹紅,不僅僅照亮了大山,也照亮了士兵們今后的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福运快三官网